看診後越來越痛?其實是心理在痛

文/鄭瀅瀅 

當身體出現疾病或疼痛時,我們前來院所尋求專業人員的協助,但你知道嗎?除了藥物或儀器的治療能減輕疼痛所帶來的痛苦外,心理作用也占了很大一部分喔!


 

思考角度決定疼痛程度


換個角度想,我們可以把這個痛苦挫折看成是一個思維過程,在這個過程中,你可以看到最壞的情況,並且只考慮事件結果中最不利的情況。挫折的反覆往往與反芻有關,也就是說你一直認為可怕的事情會發生,無法從這種意識中跳脫出來。這種不斷的消極思維會直接影響到你的感受和情緒,你會開始變的瘋狂或者變得非常沮喪。
 
多年來許多疼痛研究表明,挫折會對我們的傷害有很大的影響。它不僅會影響我們的疼痛強度,而且它會把疼痛轉變成慢性病。事實上,研究發現,挫折可能會提高長期殘疾的機率。
 
在某些情況下,你如何解讀醫生告訴你的話語,可能會決定你疼痛的嚴重度。例如,如果你的醫生告訴你,你下背部的椎間盤正在退化,你便開始反覆思考這個可怕的問題,甚至認為這個問題不會得到解決,最後,可能讓你變成一位永遠需要倚賴輪椅的人。


相反,你可以選擇將此解釋成因隨著年齡增長而發生的常見診斷,並想辦法將一切的可能影響降至最低,以便繼續過上積極幸福的生活。針對同一問題的兩種不同思維方式會導致截然不同的結果。
 
但如果你是一個受傷的人,卻沒有醫學背景,你要怎麼知道你的想法是合理的?還是不合理的?這是一個你與醫生之間很好的討論話題,因為研究表明,大多數的醫生只會針對你現有的傷痛點進行治療,並不會想到心理層面的問題,所以,如果你發現自己非常擔心關於健康相關的問題,為什麼不讓你的醫生知道你的感受呢?讓他們了解你的恐懼程度。

 
如果發現自己想的有點多,請向醫生尋求幫助,讓這些想法安靜下來,並以更積極的方式找到健康的途徑。研究表明,降低挫折性思維的程度有助於疼痛治療結果。

 

疼痛與傷害的連結

 
在慢性疼痛時,疼痛和損傷並沒有密切關係。當然,疼痛是急性損傷,如急性疼痛的消失是組織癒合和修復開始的一個轉折點。從童年開始,我們的大腦學會將疼痛與傷害劃上等號,並將其作為成人的保護機制。但這種典型的學習行為可能會給那些努力克服慢性病的人帶來問題。

 
當疼痛觸發這個警報時,我們會透過抵抗或逃跑當作保護機制來對抗或逃離危險。但是,如果我們每天都經歷這樣的狀況,那麼就會形成一種功能失調的行為模式,我們將注意力集中在一種不存在的感知威脅上。這會讓我們感到煩躁、焦慮和恐懼,並阻止我們繼續前進,從事其他有意義的活動。


再拿另一個鞭索症候群的例子來說,這個病症式由於突然的加速或減速,造成頸部如鞭子般抽動所造成的頸部傷害。最常於車禍、衝撞式運動傷害、去遊樂園玩驚險的遊樂設施…等,常會伴隨著頭痛、失眠、手麻、頭暈、下顎疼痛、噁心等症狀。


 
治療後的一年,當長時間緊繃和肌肉或關節疼痛再次感到不適時,這並不代表又發生了甚麼傷害。相反,這可能表示你的身體已經學會抵抗這種運動,並需要經過仔細的過程來修復和重新訓練某些肌肉。
 

但若由於疼痛的負面反饋而繼續避免讓你的脖子活動話,那麼你的脖子只會變得更僵硬,甚至受到更嚴重的傷害,並且會阻止你從事其他活動。

由於挫折和誤解,慢性疼痛是進一步傷害的跡象,我們認為自己誤解了我們的醫療條件,以至於讓它以非常消極和持久的方式擾亂我們的生活。扭轉這兩個障礙,才能真正幫助你找到痊癒的方法。